« 那一抹,淡淡的桂花香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蝶影飄飄 »

2013年11月15日 (金)

今年我二十一二歲

1511
今年我二十一二歲,我開始習慣沒有父親的日子。今年我二十一二歲,我正在去圖書館的路上,今年我二十一二歲,我認識了一位和我一樣二的牛欄牌問題奶粉女孩子。今年我二十一二歲,我喜歡周末出去逛逛,今年我二十一二歲,我莫名的喜歡上了一位鄰家男孩。

我的人生從二十歲開始是一個分水嶺。二十歲之前的我不懂得什麼叫煩惱,二十歲之前的我還會跟爸爸撒嬌,躺在爺爺奶奶的懷裏,摟著媽媽的脖子,跟哥哥胡攪蠻纏。二十歲之前的我有太多快樂而又美好的回憶,以至於我都不想往後跑,可是誰也不可能停在原地,誰都不可能不成長,而我長大的代價是生命中摯愛的人與我陰陽兩隔。每到清明,我都會和哥哥姐姐一起去看爺爺奶奶、爸爸和大哥哥。

泰戈爾說,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,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。 這不正是我此時此刻的心情麼?我蹲下來,想摸摸你的溫度,一堆堆矮矮的墳墓,將你我陰陽兩隔。我們沒有哭,沒有淚水,而是淡淡的微笑,像往日一樣與你嬉笑怒罵,向你訴說最近的家裏情況。插幾根蠟燭,堆積幾個蘋果,掛幾張紙,燒幾捆錢,磕幾個響頭,臉上滾燙,一陣鞭炮聲響後,我們沿著彎彎小道向山下走去,依依惜別,沒有留戀,有的只是一份坦然。回到車裏的我,眼淚不停往下流,我想他們,我真的想他們啦。姐姐摸摸我的腦袋說,別哭啦,爸爸他們能感覺到。我明白,愛一直都,只是沒有傾聽的對象。

子欲養而親不待的辛酸,讓人難以釋懷。所以希望現在的你們能好好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美好時光,即使再忙也要抽空陪陪他們,即使再忙也要打個電話問候一下,別到白了少年頭空悲切,別到待老未報父母恩,別一聲長跪扯著嗓子跪在土堆旁喊爸爸媽媽。

二十一二歲的我,開始學會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看書一個人去圖書館的路上。

坐在安靜的圖書管理,我翻閱著劉同的【誰的青春不迷茫】,一個青年小夥的自傳,一個青年小夥的十年蛻變,十年的逆襲成功給正在成長我們傳遞一種正能量,我喜歡劉同的自嘲,喜歡他說的一句話,愛上一個認真的消遣,不過用了一朵花開的時間。遇見一場煙花的表演,只不過用了一場輪回的時間。所以我現在開始學會享受生活,聆聽時代的聲音。我喜歡看書,喜歡聽別人的故事,寫自己的心情。【被風吹亂的夏天】被端木婉兒的天真無邪打敗,被她敢愛敢恨所感動,愛一個人就要大聲說出來,愛一個人就是不計後果的付出,即使沒有回報。後來她才知道,自己一邊尋找,一邊遺忘,尋找迷途幸福,遺忘曾經寂寞,原來愛一直守候在身旁。

在我青春的列車上,一個女孩子和我一樣向往前方,於是我們結伴而行,欣賞沿途的風景。她和我一樣是一個愛笑的女孩子,不知道我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牛栏奶粉召回,是怎樣認識的,後來我問她我們怎麼認識的,她說是她先接近我,認為我有點傻得可愛,人不錯,想深交。

我們是大一認識的,我也不記得對她的第一印象。只是在我的印象裏,她是個有點犯二的女孩子,喜歡看書,笑起來像個孩子,脾氣也挺好。只是有的時候喜歡鑽牛角尖。只有她會這樣叫我,張大元,你在幹嘛,張大元,這個周末我們去哪裏逛,張大元快點,而我總會叫,李永玲,一起去洗澡不,李永玲,李永玲----,就是這樣這就是我們彼此最親密的呼叫。

有人說我們是連體嬰兒,我們時常被人羨慕著,可是我們也發生過矛盾,那一次我想我爸,我想家,我心情很不好,我忘了我為什麼還吼了她,之後我很後悔我很自責,我將自己臭罵了一頓,可是還是她先主動道歉我也回信求得她的原諒,或許正是因為那一次的吵架,我們的友誼更加堅固。去年叫她去我加玩她死也不去,今年國慶我本來不打算回家,但她說十一想去我家玩,於是我就在我哥的催促下,把她帶回了老家,因為家裏忙,所以也顧不上陪她到處去玩,只是帶她隨便逛了一逛。緣分這東西真的很神奇,愛情這東西也神奇,就見過一面,他們就喜歡了彼此,原來我的第六感也很強。她跟我說他喜歡冬冬先跟冬冬告白啦,這是他兩談了之後她對我說的。而我一不小心成了她們的月老

周末的時候,我們會一起去圖書館看書,我們會一起走在大街上邊走邊吃,邊看邊逛,每次過馬路總是她牽著我的,我就會有一種安全感,一種感動。我們兩在一起就會有聊不完的話題,就會有說不完的話。我們一起上黑板做題,一起坐第一排。天冷了,我一個人睡不熱,我就會去她哪裏蹭地挨著她睡,暖暖的,好溫暖。我們有太多的一起,如果要我對她表白,我會說謝謝你,有你真好。

那天,冬冬來看她,看她欣喜的樣子我真為她兩高興。我和揚玉兩蹭了飯之後,我們很識趣地做到不打擾,希望這個傻瓜幸福。有人說愛情是個東東,婚姻是個西西,在這東東西西之間,又有著怎樣南南北北的關系。我不知道,他們以後的結局會怎樣,我只希望,此時的她是快樂並且幸福的。

談到友誼,我不得不說珍惜朋友,珍惜來之不易的緣分。

這個夏天,我認識了他。你要問我,你覺得他怎麼樣,我會說他很特別。具體什麼特別,怎樣特別我也說不上來。我忘了,對他的第一印象,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認識他的,只知道他叔叔是個特別好的人,為人和善,喜歡誇獎別人,樂於助人。他叔叔開車去接我負氣回家的嫂嫂,一路上他叔叔跟我說有關他的一些事,聽出他叔叔對他十分疼愛。

那一天晚上,我問他要了qq號,我們剛開始沒怎麼聊,後來慢慢認識了彼此就聊了起來。他喜歡釣魚,我也喜歡,後來我就叫他帶上我,那一天,得到媽媽的允許,坐著李叔叔的車子我們就來到了池塘,他先觀察地勢,然後我們就在一棵大樹邊開始垂釣。看著他帶的餌料,新鮮又好奇,因為這畢竟是我第一次用真正的魚竿垂釣,看著他活好餌料,我湊近一聞好香,有餅子的香味,如果不是知道這是餌料我不敢保證我會不會誤食。他幫我甩竿,捏餌料,之後我覺得不好意思,於是勉強學會了甩竿,學會了捏餌料。看著他扯起來一個又一個大魚,我手舞足蹈,他卻欣喜中又十分淡定,而那時的我一個也沒釣到,有人送來蚯蚓,我居然忘了害怕,平時最怕的軟體動物被我殘忍的弄在了鉤子上,現在想起來原來人在專注某一件事時,忘記了原來的牛栏奶粉最新事件害怕。一條小黃魚,讓我激動了好久,之後又釣了兩條。太陽正高照,他了簍子滿是大魚,被帶了回去。此時正熱,我的蚯蚓不知在何時也已經跑光,於是我看著他釣。

一張帥氣的臉,在陽光的照耀下越發陽光,始終盯著水面,十分專注,時間分分秒秒過去,太陽漸漸西斜,開始收拾滿載而歸,那一天我們都很開心,即使被人逮住放了幾條魚,他也受到了很高的評價。從未見過這麼會釣魚的人,我們重複著這句話。

回來的時候我們曬得好黑,即使我一直打著傘,而他簡直像個混血兒,三種鮮明的皮膚顏色,手臂又白到紅再到黑一次往下。

那段時光,我很快樂,總覺得他的笑是那麼的陽光。

一次次地被冬冬調侃,我們依然像之前那樣自然,自在。只是回來被調侃多了,變得有點不自在。我承認之後我對他是有好感,在朋友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下,我終於對他說出了那句話,我對你有好感,我還沒有喜歡你,只是有好感而已,我怕受傷,而我得到的答案是清晰而又模糊,他的一句一切皆有可能---李寧。讓我琢磨不透,我也不知道怎麼辦,於是乎我告訴自己精誠所至,一切皆有可能。雖然現在只是好感,但有一天我可能會喜歡他,他也可能會喜歡上我,我們可能會在一起,於是我決定給自己希望。可是很快地,我發現自己好像錯了,我感覺自那之後,他好像一直有意避著我,不怎麼理我,他應該不會喜歡我。如果再這麼下去,他肯定會討厭我。

我鬱悶了,我又想了想,我是不是只要不主動找他聊天,我就不會喜歡他,堅持了幾天之後,我發現適得其反,我變得更壓抑,於是我就開始想通,一切順其自然不強求,只挽留。

聽說他感冒啦,我會不由自主地擔心,希望他能快點好起來。我不會再強迫他給我一個答案,因為我明白喜歡絕不是打擾喜歡絕不是給他壓力,而是他開心就好。

今年的我二十一二歲,面對親情,友情,愛情,我有了新的認識。

今年的我二十一二歲,學會了感恩,感謝愛我的人,因為有你們,在未來的路上我不孤單,感謝,我愛的人,因為有你們,在未來的路上我會更加堅強。

« 那一抹,淡淡的桂花香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蝶影飄飄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http://app.f.cocolog-nifty.com/t/trackback/1782862/53943140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今年我二十一二歲:

« 那一抹,淡淡的桂花香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蝶影飄飄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