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爺爺的拐杖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變成我們的回憶 »

2013年5月14日 (火)

研一硯墨香,抒一紙濃情,寄一脈悠思

1428
如若灰色的文字,可以掩埋如血般的記憶,便一筆墨跡將心封存。躲在相思的字行裏間,章章節節寫滿了柔腸寸斷。如若往昔的過往,蒼老了素什年華,便將幾許惆悵的癡癡念念,溶若紅豆的朱砂,重溫花前月下的美麗誓言……

軒窗獨倚,明月冷寒,淚眼婆娑著,將這一世還沒有結局的luxury brand愛,化為了唐詩宋詞裏的幽怨。硯一泓雅墨,淚入愁腸,執筆落花,書半卷閑詞,眷眷相思押韻了憂傷。暗將一抹蓮心揉合,為你寫就長詞短調詩意纏綿的篇章,千年縈回的情愫夢牽一紙筆落,迂回在輪回的箋頁。

回眸一見,案牘上舊時的素絹墨跡未幹,最初時的琥珀之心攜著純潔透明的相思丹青,刻畫著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天長地久,在我羞澀的深閨裏,憔悴了的容顏如是那飄零的花瓣,殘痕落落。轉身之後,擺一場精心的法渡,不求來生,只願今世的圓滿。

君可知,一件大紅袍的嫁衣,是我今生遙遙的奢望,彼岸年華掌心相握卻生生站成兩端,疲憊的守候倦了眼神,蒼涼了陌上飄過胭脂夢。在底色傷感的文墨裏,萬縷相思,映瘦了為你寫下的所有詩句。

執筆相望,醉舞在如泣如訴的字裏行間,墨香素箋伴風飛舞,我用工整的楷體臨摹你別後的容顏。怎奈付盡離別愁緒,這一縷相思紅豆,這一縷相思豔詞柔弱成花瓣落地的dvd protection無聲,竟然畫不成一個美麗的春暖花開,箋上韻開的相思,藏匿的滿滿情意,卻只能隔屏留下纏綿的絮語,你可懂我?滿懷的情絲唯有文中寄。

瀟瀟細雨淋濕了期盼的雙眸,剪斷的三千青絲該如何收藏?滿箋的淚痕附著難別離卻別離,不相思卻相思,紅塵寂寞憑誰訴?站在墨硯的末端,情深緣淺蘸成今生的想念!

是誰執我之手,於月下聽那唐時的風宋時的雨?是誰與我相依相偎,於海濱一偶靜看潮漲浪落?回頭時,一城思緒化為相思歸寂寞。

一紙濃情,心塵為誰染?縷縷柔情,銘刻了隔岸三生石上一筆一劃的深情,亦是沉默了千百次的朝朝暮盼。紙上文字三兩行,讀不盡相思苦滋味,文意語間,情深深幾許,長長短短百般思緒癡癡難收筆。

硯一盞香墨,展一紙素箋,抒一紙濃情,寄一脈悠思Claire Hsu,為你舞動一世繾綣。 聽一席落花,撚一瓣心香,縈一寸柔腸,訴一夜愁殤,不問前世,不問來生,不問姻緣,只為你續寫下此生這一場錯開了花季的戀情……

« 爺爺的拐杖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變成我們的回憶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http://app.f.cocolog-nifty.com/t/trackback/1782862/51626105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研一硯墨香,抒一紙濃情,寄一脈悠思:

« 爺爺的拐杖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變成我們的回憶 »